相顾

【莱瑟】后来的后来(二)

入夜。
瑟兰迪尔望着从常青藤编织成的穹顶的细孔中漏下来的星光,发呆。
瑟兰迪尔的心从未跳得如此快过。
他起先僵直地躺在儿子旁边,一动也不敢动。等确认儿子已经睡着后才将身体点一点地向儿子挪过去。
近一点…再近一点…
再无人看到的地方,精灵王奋力向儿子挪动着。
等到可以感受到儿子温热的呼吸后,瑟兰迪尔才面无表情地停了下来。
但发红的耳尖还是出卖了他。
兴奋,紧张…瑟兰迪尔的心一下下跳动着。
平稳了一下心情,瑟兰迪尔悄悄扭过头去,看着儿子静谧的睡颜。
好帅……………
尽量不吵到儿子,精灵王轻轻轻轻地翻过身,面朝着莱格拉斯,枕着手,静静地看他。
仲夏夜的星空是如此绚烂与美丽,闪烁的星光从穹顶上漏下,映射在莱格拉斯五官深邃的脸庞上,晕染出一片温柔的光。
瑟兰迪尔忍不住伸出手,描摹着儿子的脸庞。
眉毛,眼睛,鼻子,嘴………精灵王修长的手指不断游曳着往下,抚过儿子花瓣一样的红润的唇。
真美。瑟兰迪尔由衷地感叹,再过几年,他就会成为中土上最俊美的精灵。
而自己,也该老了吧……无尽的岁月带来的是无尽的寂寞,但自己也可以注视着儿子到永久。
这无尽的寂寞,瑟兰迪尔想,他甘愿去忍受。
静谧的黑暗中,温柔的星光下,瑟兰迪尔的心跳速度前所未有。
瑟兰迪尔凝视着儿子的睡颜,像受到什么蛊惑般,慢慢底下头去,轻轻地把自己的唇,印在儿子的唇上。
触感像花瓣一样柔软。
是儿子的味道。
……………
瑟兰迪尔悄悄捂住了脸。
耳朵尖红得要滴出血来。
万年冰山般的表情似乎出现了脆裂的细痕。
儿子芬芳的气息包围着他,冷冽的香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瑟兰迪尔幸福而又悲伤地想,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就好了,一直这样和儿子在一起。
想着想着,他又向莱格莱斯那里靠了靠,莱格拉斯肌肤的温热透过自己的指尖传出来。攀升,蔓延,温暖了整个身体。
瑟兰迪尔想,自己再亲儿子一下。
真的,就一下。
最后一下。
然后又要戴上冰冷的面具,接着过求而不得的漫漫长日。
真是苦。
就让莱格拉斯不要被自己吵醒,就让这个吻更久一些吧。
你是我关了灯才敢拥有的梦。
瑟兰迪尔慢慢低下头去,长发滑落在两侧,儿子的脸在黑暗中美好而安静。嘴唇在不停地颤抖,低,低,更低…直到再次碰到莱格拉斯的嘴角。
毫无预兆的,再嘴唇相碰的那一刹那,瑟兰迪尔的眼泪一下子滚落了下来。
寂寞了几百年的心,比任何时候都渴望温暖。
无望的爱恋,漫长的等待……几百年的光阴里,瑟兰迪尔一直在默默注视那个不断长大的身影。
他不断前行,他只有目送他不断离开。
他别无选择。只因为,他是…他的父亲。
瑟兰迪尔时常想,如果自己能温柔一点,哪怕只有一点就好了。
儿子就不再会于自己那么疏远,即使永远只能做一个父亲,也是一个儿子愿意亲近的父亲。
但是他做不到。那个冰冷的面具,曾是他用来面对莱格拉斯唯一的武器。
他用他来武装自己,以便看到莱格拉斯时,心中的悸动才不会破土而出。
可现在,这最后一个用来强装强大的武器都被震得支离破碎。
百年来的孤独,冷清,寂寞和不为人知的脆弱,全部爆发出来,如同闸门大开的洪水,汹涌而来,将自己伪装的坚强冲涮得一滴不剩。
瑟兰迪尔压着莱格拉斯的唇,他不敢有别的动作,只敢这么压着。
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,温热的水滴滴到莱格拉斯的脸上,再沿着锁骨滑落。
瑟兰迪尔嘲笑着自己的没用,只敢在夜深人静之时才敢触碰一下自己的梦。
他依然流着泪,轻轻蹭了蹭莱格拉斯的鼻尖准备离开时,莱格拉斯突然抱住了他。
莱格拉斯用刚醒来特有的嘶哑嗓音说道,“Ada,别哭了。哭得我心痛。”
说罢,他揽过瑟兰迪尔的头,狠狠地封住了父亲依旧颤动着的口。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