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顾

【祝松】爱恋

写在前面:
•祝融和赤松子是两个仙人…仙人…仙人…不是来演傻白甜男主的…仙人谈恋爱也要有仙人的样子…本文不走甜甜蜜蜜欢欢喜喜傻白甜等设定崩坏路线
•occ回忆杀 甜饼梗
•写古风好紧张哦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。
日月盈昃,晨宿列张。
晨光熹微,赤松子斜倚在一棵青松旁,看着远处的山岚上洒下天地间的第一缕薄光。晨雾中还带着清冽的水汽,天地俱静,远处只有一两声啁啾的啼鸣。
天光尚早。
山中雾气迷朦,清清浅浅地上下浮动着。赤松子只靠了一会儿便想往屋里走——晨雾太重,一会儿的功夫就沾湿了披帛。
转身间,赤松子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。
一个人站在这辽远的天地间,未免有些孤单。
那人不在的第一天,有点想他。

(1)
不是每个天神都可日日闲居在家的。
天神也有各自的天职,和那凡间的众生一般,也会有忙的时候。
赤松子记得祝融昨日离家的时候,只微微偏过头浅浅吻了自己一下,说,“我晚点回来。”
然后就匆匆忙忙地走了。火红的头发在暮色里飞扬,像极了那人的脾气,炽热,张狂。
赤松子倚在门框上,确认祝融的身影已经远得不能再远的时候,才把手放到刚刚被草草亲过的唇瓣上,暗想,
力道怎么不再重一些呢。
明知道自己喜欢那种温润的触感,明明自己的手都抓上他的衣袖了,明明头也仰起来了…
明明都暗示得那么明显了。
却还是因为公事跑了。
这个呆子。
赤松子想,下次一定要不动声色地,讨一个长点的吻回来。
(2)
天色已经大亮了,白色的飞鸟从山涧上掠过。
山泉旁多竹柏,泉声如鸣佩环,水犹清冽。
赤松子一步一步往山里走。
想起昨天晚上,一个人睡在白玉床上,有些孤单。
按平日,祝融定是要把自己搂在怀里的,火神炽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纱衣传过来,熨得人心口滚烫。
他孤单了几百年,也只有在那个人的怀里在才有了依靠,得了满足,寻了安稳。
仿佛找到了最契合自己的那半个残破的圆。
祝融的气息温暖和芬芳,是天地间最温暖的气味,赤松子打死也不会承认,昨晚他是把祝融脱下的纱衣牢牢抱在怀中,当熟悉的气味萦绕鼻尖才沉沉睡去。
赤松子想,画地为牢也莫过如此。
不过自己也心甘情愿。
(3)
赤松子挑了最好的一截青竹,从竹节处一刀砍下。赤松子找了块空地,开始一下下地削着竹子。
削着削着,就想到了他们初遇的时候。
那时候椿还在,湫还在,鲲也还在,他们在海棠花下喝酒,看一条条大鱼游回灵阁。
他抬头,然后就看见了他。
世间最奇妙的莫过于缘分,那个红头发的家伙一下子撞进了他的心。
不过也只是一下子而已,他一个人冷清的几百年,悸动也只是一瞬,也快便被弃至心底。
可那个火一般的家伙却惦记上了他。日日跑来自己屋前等着,提着鹿神的酒,若问他来干什么,却支支吾吾地答不上话来,只涨红着脸对他说,“来…来于你饮酒。”
当时自己心里还在笑,暗想一个天神怎么如此不镇定。
后来才明白,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理智什么的都是一堆废话。
满心满眼只有那个人,一心一意只想着怎么对他好。
才不至于对不起自己的真心,才不至于辜负了那人的情意。
哎……赤松子咬牙切齿,我怎么就喜欢上你了呢?
我们都喝了一百天的酒了,你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?
呆子!
直到有一天,自己故意装做睡着,留心祝融的动静。
对方还是犹豫了许久,挣扎了一番,还是决定低下头,悄悄吻在自己唇上。
一霎间,赤松子觉得,最暖的春日到了。心田里,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。
那个人亲完后还在自己耳边喃喃道,“我喜欢你………”
赤松子在心里笑,暗道,“我也喜欢,最喜欢你。”
(4)
随着竹子被一点点削去,一只竹笛在赤松子手中满满成型。
第一次送那人东西,还是精致一点好。赤松子改了又改,三番五次才满意。
试着吹了吹,嗯……笛声………还算清冽。
日头已经西斜,赤松子站起身来,拍拍衣服,准备回家。
祝融要回来了。
路过鹿神的屋子,顺手捞了一瓶新酿的桃花酒,说是“祝融想喝”。鹿神在他身后大叫“表里不一!”,赤松子笑而不语。
他是心口不一。
他是表里不同。
他表面上对祝融冷清,心里却那么热烈地爱着他。
爱他恨不得和他时时刻刻在一起。
他只是冷清惯了,不习惯表达出那么炽热的情感。
看着那个人因为自己的冷清而难过,其实自己心里也难受得发皱。
可身体就是那么僵硬,情感还是那么不善于表达。
昨日那人只敢草草地亲他一口,想必也是由于自己一直表现得不那么热衷两人之间的情事罢。
哎…明明喜欢,却偏要表现得不那么喜欢…赤松子对自己的身体也很无奈。
为何要那么僵硬?为何要那么冷淡呢?
已经贪恋了那人的温柔,也想给予他等量的回报。
赤松子提着酒,边走边想。
是时候丢弃那冰冷的面具,把自己的心捧到那人眼前了。
毕竟人家的心都捧出来那么久了,看着祝融经常性那想要又得不到的眼神,自己也会心疼。
也罢…那就纵容自己一回吧。
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心。
赤松子抿抿嘴,抬手招来白鹤。轻轻巧巧地在鹤足上系一只书简,上写:
“思君难耐 盼君速回”
(5)
祝融几乎是颤抖着手打开书简。
低头一看,血液哄地一下窜上脑门。
思君难耐…盼君速回…
思君难耐…盼君速回…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火神觉得自己快要燃烧起来,化作天边一道火红的飞云。
赤!松!子!在!等!着!他!回!家!呢!!!
原本准备去鹿神那儿那就的祝融,酒也不想拿了,回家。
风尘仆仆回来时,夜已过半。
唯小院内露着亮光。
等祝融感到门前,不由得脚步一滞——
院内挂着大红的鲤鱼灯笼,海棠花开灼灼,在风中微微荡漾。空气里飘荡着阵阵馥郁的酒香。
他要的那个人,正穿着最好看的衣服,挂好了大红的灯笼,摆好了最芳香的酒,等他回家。
还有一支新做的笛子,挂在他腰上。
祝融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双手。
他恨不得一步上前,一把把人抱在怀里,揉化在心上。
那人发现自己来了,连忙直起腰,扭头冲自己一笑——
他说,“你回来啦。”
祝融一把把他揽进怀里。紧紧抱着他。手微微颤抖。
赤松子呼吸着祝融身上熟悉又温暖的气味,觉得心一下子柔软了,灵魂像白鹤身上的一片羽毛,轻轻飞起,飘荡在半空中。
赤松子抓紧祝融的衣袖,努力把自己埋得更紧,带着鼻音道,“怎么现在才回来………”
“我等你好久了。”
TBC

评论(24)

热度(1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