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顾

【祝松】爱恋(番外发车)

【祝松】爱恋(番外发车)

•一个与正文文风截然不同的番外
•一趟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大巴车
•依旧重申…祝融和赤松子是仙人…仙人…仙人…做那档子事的时候依旧是仙人…仙人…仙人…
•请乘客有序上车…我们都是好孩子所以不可以逃票对不对😂…请上车…打卡…点个红心心或者蓝手手都可以…
•写古风依旧紧张😂
•正文戳头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现下是海棠花开得最好的时节。
大红的花瓣在如墨夜色里舒展,自私潮湿的空气里微微荡漾。海棠的花香在雾气里缭绕,映着大红的鲤鱼灯,暖融融的灯影下,一片花影斑驳。
涛声夹岸,逐浪飞花。
祝融想抱起喝得大醉的赤松子,可那人就是扯着自己的衣袖不松手。原本清冷的面容在酒气的蒸腾下熏得微红,额头上浮起薄薄一层香汗,低头一嗅,还有馥郁甜美的酒香。
赤松子从未贪过杯,祝融也是今日方才知晓,平日里清冷的人,醉起来竟是如此厉害。
赤松子今夜看起来是铁了心要将自己灌倒,桃花酿一杯接着一杯。桃花酒也是酒,特别是对赤松子之类平时不好酒之人,酒劲上头,便是怎么止也止不住。
祝融心疼他喝伤了自己,压着赤松子倒酒的手不住地劝。赤松子扭着身子摆脱他的桎梏,“让我喝……嗯……祝融…让我再喝一杯可好……”
祝融环抱着怀中浑身散发着桃花香的人,踉踉跄跄地把人带离石桌边,“今日咱们不喝了好不好?你若是喜欢喝的话,我该日再给你从鹿神那儿取………”
赤松子在祝融怀里扭过头,看着身后半张脸映在阴影里的人。
眉飞入鬓,鼻梁高挺。青松立雪,容颜如画。
真好……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个人。
忍不住伸出手,一寸一寸抚摸着祝融的脸颊。看着对方担心的神色,赤松子浅浅地笑了——
祝融,你真是个呆子。
我哪里是好酒,我哪里是贪杯。我只不过是想酒壮人胆,涨些我平日里不曾有的勇气,好把一颗心捧在你面前,让你看看罢了。
我对你一直冷心冷清,今日…我想让你看看,欢喜着你的我的模样。
赤松子缓缓转过身来,攀附在祝融颈边,吐着温热的酒气,软软地对他说,
“外面风大,我们回屋去好不好……”

接下来【从这边走】





评论(16)

热度(1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