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顾

贺天叫我追忆似水年华(一发完)

贺天叫我追忆似水年华(一发完)

•红毛主角
•occ甜饼,但严肃拒绝傻白甜剧情
•双向暗恋,但贺总就是那么好面子,开始打死都不说,后来全部招了
•再冷的文也要哭着写完

——————
大家好,我是红毛。
和贺天在一起三年了,除了最开始我们互相虐了那么一段时间,余下的日子嘛…用贺天的话说,就是“每天都在热恋”。
关于一开始那段互相暗恋的时光…我觉得,这个锅应该贺天来背,明明都那么喜欢我了,为什么就打死也不说呢?
不就是表个白嘛,有那么难吗?!
最后还不是你先说!
最近贺天开始文艺了,他看了一本什么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就心血来潮,叫我也追忆一下我们的似水年华。
我叫他先把那根还插我身体里的东西拿出去,然后用尽最后力气狠狠踹了他一脚—“追忆个屁啊追忆!还似水年华呢,我看似精年华还差不多!”
当然,最后的结果是我们打了一架,在床上。
用你清楚的那种方式。
一架下来,我腰酸腿软,最终是败下阵来。
追忆就追忆吧,不过…从哪儿开始呢?
贺天从后面抱住我,咬着我的耳朵说,“从我们刚认识的时候。”
刚认识的时候啊…我暗搓搓地笑了笑——
贺天啊贺天,其实应该比那时候还早吧。
说不定当我第一次打完架从你身边路过的时候,你就暗恋上我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1
刚打完一架,红毛挂着满身的彩,觉得自己像个怂逼。
不就是有外校的说了贺天的不好吗,自己干嘛那么生气?!
还跑过去单枪匹马跟人家干了一架?!
你是不是傻?
你是不是傻啊!
红毛板着脸,一步一步往回走。
妈的,妈的,都怪那个贺天。
干嘛让自己那么喜欢他啊?!
自己喜欢也就算了,但他妈居然还是暗!恋!
贺天可能根本都不知道他红毛是谁。
草草草草草草草…红毛越想越气,自己长这么大了都没喜欢过谁,好不容易喜欢上个人了,他妈连表白的机会都没有。
就算有也没用,红毛他怂。
怂死了。
别看打架打得厉害,一遇到有关贺天的事,红毛真就一个字:怂。
贺天是谁啊,高冷男神,大众男友,一下课就被女生包围,这种人,怎么可能认识他红毛。
更何况,他不是和那个见一…关系很近吗。
………………
妈的……红毛紧紧攥住了拳头,妈的,红毛,你真是个傻逼。
·
·
2
贺天越过层层女生的头顶,看着从自己面前垂头丧气走过的红色头颅。
看样子,架打完了。
而且还负了点伤。
到底因为什么让小红毛今天看起来那么压抑?
啧……不对劲。
贺天看上这个红头发的小子好久了,越看越对眼,越看越够味。
红发的嚣张,每次打完架后桀骜不驯的眼神,滚过喉结的汗珠…
真他妈勾人。
贺天一手插在兜里,一手拨开挡在自己面前人群,迈开长腿,直接挡在了低头走路的红毛面前。
红毛没收住脚,一头撞进贺天怀里。红毛正想张口就骂:傻逼你谁呢!抬起头来一看——卧槽,贺天!
是!贺!天!啊!卧!槽!
红毛心里滚过一片惊叹号。
贺天挑着眉,看着傻在自己面前大张着嘴的红毛。
这大傻子。
还有点可爱。
·
·
3
红毛在前面走。
贺天在后面跟。
红毛先是暗自窃喜:贺天今天跟劳资一路回家嘿嘿嘿心理还有点小激动。
红毛加速。
贺天也跟着加速。
红毛拐弯。
贺天也跟着拐弯。
卧槽,红毛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。我最近没惹着贺天吧,他跟踪劳资干嘛?
离家还有最后一个路口的时候,红毛终于沉不住气了,他板着脸转过身朝贺天吼了一句:“你他妈有病啊,跟踪劳资干嘛?!”
贺天停下脚步,眯着眼看着红毛,不说话。
红毛被贺天的眼神看得发毛,半是紧张半是害怕,一边担心“卧槽我这么凶贺天会不会讨厌我”,一边拼命回忆“卧槽我记不起来哪儿得了这祖宗啊”,整个人都凌乱了。
“打架了?”
“啊?!”,红毛被问得一愣。
“我说,你打架了?”贺天又问了一遍。
红毛这才反应过来贺天是在问他,下意识回了一句,“关你屁事啊。”
“嗯?”,红毛感觉贺天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,他走上去,居高临下地看着红毛,然后一字一句地回答,
“关,我,屁,事。”
卧槽。
即使再喜欢贺天,红毛也火了。
我跟你很熟吗大爷?劳资打不打架你也要管?
贺天看着怒视着自己的红毛,不为所动,依旧淡淡地开口,“跟谁打架了?”
“卧槽你认识我吗?”红毛挑衅。
“红毛啊。”
BOOM
红毛爆炸。
我擦咧贺天他妈的居然认识我!!
但嘴硬是红毛的特长。
话到嘴边,红毛脱口而出地依旧是,“要你管?”
贺天抓着红毛的手,不容置喙地说,“要管。”
“卧槽你他妈没烧坏脑子吧!”
“没有。”
“那你凭什么管老子!”
“凭我他妈认识你。别废话,上楼。”
“贺天!!!”
“闭嘴。”
·
·
4
大家好,我是红毛。
我接着回忆我和贺天的“似水年华”。
上次我说到我俩一起上楼了。
看到好多朋友在评论区喊“上楼开车!”,我只能说,这进展太快,不科学。
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。
贺天上楼,就毫不客气的往沙发上一座,我当即就喊,“你他妈就这样坐下了啊,还真当是你家!”
贺天不耐烦地皱着眉头说,“有医药箱吗,那点酒精和棉签来。”
说真的,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有人帮我消毒,处理伤口。
以前打完架,哪有那个闲心去处理伤口啊,从来都是用水随便冲冲就了事。
一个人嘛,在乎那么多干什么。
但贺天不一样。
看他平时那么高冷,但那一刻却有让我动容的温柔。
酒精与血肉相触时很疼,我“嘶嘶”地吸气,贺天皱着眉头说,“别叫,忍着。”
但手上的力道却轻柔了许多。
我暗自够了够嘴角。
我不知道他接近我有什么目的。
也不知道何时他就要把这份温柔撤走。
但我不曾拥有,所以也不害怕失去。
我告诉自己,你只用活在当下,就好。
·
·
5
自从那次莫名其妙的“贺天居然和红毛一起回家还居然上了楼”事件发生后,红毛和贺天的关系就变得“亲密”了起来。
所谓当局者迷 ,旁观者清。但红毛觉得,只有自己才知道,自己的暗恋对象“贺天”是一个多么恶劣的人。
“红毛,给我买瓶水。”
“红毛,给我拿瓶可乐。”
“抢饭排队去,赶紧的。”
红毛曾经试图过反抗,但都被贺天以暴力手段镇压了。
更多的时候,其实只要贺天冷冷的一瞥和一句轻轻的“嗯?”,红毛就认命的举双手投降。
谁叫自己喜欢他呢?
先爱上的人是输家。
曾经问过贺天,“你他妈这么突然的「关心」我,脑抽啊?”
贺天往往笑着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是啊。”
红毛也曾经使劲逼问过。
贺天都一带而过,从不给出个答案。
红毛咬着唇。
他不是没有听过“贺天接近红毛是为了追见一方便点”“有个帮手总比没有好”“是啊是啊红毛总和展正希打架,贺天再让他去打一架,到时候去救救展正希,见一一高兴就答应他了呗”的传言。
也不是没有把那些话放在心上。
他只是没有勇气去问贺天,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
他就是怂。
从小一个人的经历早已让他习惯了孤独,他只有和自己玩,和自己说话。
后来打架,混着读书,更是没有人给他好脸色。
他就像他人的陪饰品,永远站在灯光后的阴影里。
他尝试过改变,尝试不那么叛逆,也尝试过对别人好,但永远得到的都是“你省省吧!”的嘲笑。
他探出的触角还没等伸平,就被打了回来。
渐渐地,红毛习惯了躲在那张张扬不驯的面具下,誓言抛弃掉那颗柔弱的心。
直到他遇到了贺天。
开始去注意他,喜欢他,在他的泥潭里深陷。贺天就像一个巨大的发光体,把他从阴影里拯救出来,无所遁形。
心开始变得柔软,没有人比红毛更希望贺天只属于他。
但他也悲哀地明白,贺天,不会属于他。
他配不上他。
但他却爱着他。
·
·
6
贺天把红毛使唤得越来越手。
“喂,小红毛,帮我和见一买两个冰棍来。”
“天太热了,劳资不想动。”红毛整个人都热成了狗,一动不动地大摊着躺在草坪上。
“嗯?”贺天的眼睛再一次眯了起来。
“草你丫的………”红毛认命地爬起来,去对面的小卖部买了两根冰棍。天气炎热,冰棍紧紧贴在包装纸上,凉丝丝的冷气蔓延到手背,特舒服。
“给。”红毛不情不愿地把冰棍递到贺天手里,心里诽谤:自己吃就吃嘛,叫劳资给见一带干嘛。虽然小金毛挺可爱,但劳资就是看他不爽-_-#。
见一接过冰棍,特耀眼地对红毛笑了一下:“谢啦!”
然后飞也似的跑去找展正希了。
这边,贺天慢条斯理地拆开包装纸,伸出舌头舔了一口,“嘶………”,整个人都爽得舒展了。
红毛一脸嫌弃:“你吃个冰棍就好好吃,高潮干嘛。”
贺天把整个冰棍都含在嘴里,冰棍在薄唇里一出一进,贺天还吊着眼角看他。红毛被看得心里发毛:没看过把冰棍吃得这么色情的。
贺天不吃了,把冰棍从嘴里抽出来,对着红毛拍拍身旁的空地,“坐啊。”
红毛撇着嘴坐下,看着贺天手里滴着水的棒冰,一脸嫌弃。
贺天把冰棍举到红毛面前,一个劲儿的晃:“山楂味的,吃吗?”
“要吃我早买了。”
“啧………”,贺天咋着嘴,把从红毛身后放到他肩上,“你明明想吃。为什么不买?”
………………
劳资可以说自己气饱了吗?看到你和小金毛在一起劳资就不爽。
贺天见红毛没回答,突然就安静了。
红毛一愣:卧槽,贺天她妈的又抽什么风?
贺天突然把冰棍放在嘴里,长长地舔了一下。
从头到脚。
然后他叫:“红毛!”
红毛扭头。
一根冰棍猝不及防地塞进他嘴里。
卧槽!!
“%%*#~‰¥₽@$-%#!”红毛被堵得说不出话来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贺天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,头蹭得红毛肩膀疼,“小红毛,我的味道怎样?”
味道?
贺天从头到脚舔冰棍的画面猝不及防地浮现在红毛眼前。
红毛一把把冰棍吐出开,大叫:“卧槽贺天你他妈的滚蛋!!”
“哟,小红毛生气了………”,贺天捏住红毛的下巴,对上他愤怒中透着羞涩(?)的眼,“间接性接吻哦……你不想要?”
“谁他妈想要和你亲啊!!!”红毛一把挣脱贺天,朝他比了个屌炸天的中指,“丫的滚蛋!!”
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“哈”,贺天望着红毛离去的背影,无声大笑。
·
·
7
贺天对我变本加厉地坏。
把我当免费劳动力使唤,课间给他接水跑腿,食堂给他排队打饭,累了把我当人肉靠椅,甚至还限制我打架。
嗯,这些我都忍了。
看在他每天和我回家的份上。
但直到某一天,贺天一脸淡定地提出“给我做饭吧”的时候,劳资终于爆发了。
“贺天你他妈真把劳资当老妈子啊?!”
贺天笑得一脸坦然,“啊。”
“卧槽!劳资不干!”
“嗯?”又是危险的眯眼。
操……劳资最大的敌人就是贺天。
不过贺天你他妈能别在劳资做饭的时候摸来摸去吗?!
我最怕暧昧。
生怕有一天我会在贺天的温柔与讨厌里沦陷。
他有我最无法拒绝的好与坏,眯起的眼睛和满足的笑脸。
我不清楚贺天对我的感情,我觉得,他就是在逗弄一只炸毛的小猫,等它完全屈服于他的掌下后,再因为玩腻了而一脚把它踹开。
然后和那只温顺可爱的小金毛在一起。
我把脸深深埋进骨头汤上袅袅的白雾里。
贺天,我不想做那只猫。
·
·
8
星期五。
贺天提了一提啤酒上来,说要和红毛庆祝他们在一起吃饭的第50天。
红毛心里一震:50天,没想到贺天居然记这个。
不过还是蛮感动,红毛向来不是个藏得住心思的人,一高兴,就喝多了。
红毛在打架上挺厉害,但一碰到“酒”这个东西,就立马丢盔卸甲一败千里。碍于红毛的大哥地位,平时小弟们都不怎么灌红毛的酒。所以往往处在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状况里的红毛,还天真的以为自己酒量很好。
……………贺天看着醉倒在自己怀里的人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妈的……喝这么点就醉了,还说自己是千杯不倒。好意思嘛你。
红毛的脸被酒精蒸得微红,艳丽的嘴唇微张着,呼吸间是馥郁芬芳的酒气。平时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脸在酒精的作用下柔软下来,脸颊通红,红毛软软的贴在脸上,睫毛轻颤,表情委屈得像个孩子,竟然有了几分天真的稚气。
贺天虽然不知道红毛哪儿委屈了,却控制不住自己,低头吻在自己朝思暮想的嘴唇上。
和想象中的一样软~( ̄▽ ̄)~
明明那么凶的一张脸,自己看来却是出奇的可爱。那种想欺负他的冲动真是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了。
贺天低下头,泄愤似地揉着红毛一头柔软的红毛。
红毛,我真是栽在你身上了。
·
·
9
从那天起,贺天对我的态度温柔了许多。
说不习惯是假的,感动是真的。
难道他也有点喜欢我?
看来连做了50天的饭还是有那么一点用。虽然我不情愿,但因为他是贺天,劳资愿意。
突然发现我是不是有点M?没见过谁被虐了那么久还那么开心的。
每天和贺天一起回家,再一起做饭,突然的相视一笑然后笑骂对方“傻逼!”——这样的温暖对我来说已经足够。
但我一直有一个别扭的地方。
在贺天不那么操蛋的时候,比如我们两个都洗完了澡,贺天把我圈在他怀里看书,我尝试着问,“那个,你觉得见一怎样?”
贺天头也不抬,“可爱啊。”
“哦。”=_=
贺天见我不出声,抬起头来惊奇地看着我,“你他妈不会在吃醋吧?!”
劳资吃醋有必要那么惊讶吗?!叫你和头啊叫!!!
贺天又继续叫,“卧槽你他妈居然吃见一的醋!!劳资和他是兄弟啊兄弟!!”
我抬起头来,一脸崩溃地看着他。可以不要那么惊讶吗兄弟。
“嘿嘿………”,贺天把我扭过来让我正对着他,笑得一脸荡漾,“但在我眼里————你比较可爱。”
劳资一拳头打上去。“贺天你他妈居然套劳资的话!!”
贺天笑得整个人都抖了起来。
妈的。
·
·
10
2:20pm
from贺天:来天台
to 贺天:劳资今天想上课
from贺天:你来不来
to 贺天:不想来
from贺天:不来不要后悔
from贺天:不来不要后悔
from贺天:不来不要后悔
from贺天:不来不要后悔
from贺天:不来不要后悔
……
妈的。
红毛把手机往兜里一塞就出去了。
楼道里是夏日午后的光线,被斜斜地切割成不规则的小块,平铺在一级级的楼梯上。风长长地从楼道里吹过,把红毛的发丝吹乱。
岁月不骄不躁。
等红毛喘着气爬到五楼天台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形—
贺天抱着吉他坐在地上,身旁是两瓶冒着泡的汽水。夏日的空气透明而干净,午时风从他身后吹过,扬起贺天的衬衫一角,红毛抬头,正对上少年清澈的眼眸。
贺天对着红毛,拨响手中的吉他:

借我一个暮年,
借我碎片,
借我瞻前与顾后,
借我执拗如少年。
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,
借我变如不曾改变。
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,
借我可预知的脸。
借我悲怆的磊落,
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。
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,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。
借我一场秋啊,可你说这已是冬天。

贺天抬起头,认真地看着红毛,“我不想要秋和冬,我想我们一直是春和夏。小红毛,劳资喜欢你。”
天空湛蓝,天台上只听得见风吹过的声音。
红毛已经哭着被贺天圈进怀里。
“哭屁哭,劳资是来表白的表白的不是来让你当姑娘的”,贺天看着怀里哭成一团的红毛,“现在你应该说,我也喜欢你,我最喜欢贺天。”
“妈的滚蛋………”,红毛的声音还在哽咽,“你他妈太突然了……”
“再不快点你就要跑了。”
“屁……贺天……劳资也喜欢你……妈的……最喜欢你…”
“我知道。”贺天抬起红毛的脸,低头吻了上去。
妈的,劳资也好喜欢你。

TBC


评论(18)

热度(8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