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顾

【贺红】盛情难却 《先撩为敬》的古风番

【贺红】先撩为敬 (古风番外)
•又名《盛情难却》
•没忍住手痒更了个番外
•正在码那个羞耻的“爸爸”梗,R好难写,整个人都颤抖了 但是开车开得好开心😂
•于是就写个番外平静一下
•很短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你还要在这儿赖着呆多久?”
红毛看着趴在自己船头不动的狐狸,不耐烦地伸手赶它,“走开走开走开,要开船打鱼了!”
狐狸从尾巴里抬起头,淡淡地瞥了红毛一眼,挑衅似地舔舔唇,头一低,又趴下去了。
“……………”
红毛任命地把狐狸从船头拖到船尾。
自己把缆绳解开,看小舟一点点滑开,向湖心漂去,泛起阵阵涟漪。
湖水清澈碧绿,红毛趴在船沿看自己倒映在水中的脸。
眉清目秀的,不知会便宜了哪家姑娘。
一张狐狸脸突然出现在旁边。
大狐狸伸出舌头,仰起脸来舔了红毛一大口。
红毛拼了命地把使劲往自己身上凑的狐狸推开,“一边趴着去———”
狐狸不听,大脑袋直往红毛怀里拱,发出哼哼唧唧地声音。
红毛拗不过它,只好抱着狐狸往木板上一躺。
凉风习习,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。
红毛抱着狐狸,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狐狸蓬松柔软的白毛,发呆。
狐狸的尾巴悄悄缠在了红毛的腰上。
水色天光,如行画里。

1

故事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。
江南三月,草长莺啼。
风暖日煦,绿柳拂堤。
红毛上山砍柴,遇到了一只受伤的狐狸。
腿似乎被巨石划伤,鲜血汩汩流了一地。红毛看着心疼,脑袋一热就把狐狸背到家里。疗伤,换药,一日三餐,红毛照顾得无微不至。眼看着狐狸渐渐痊愈,红毛盘算着让狐狸每天都叼点野味来报报恩的时候,狐狸却赖着不走了。
嗯,无论红毛怎么赶,都不走。
看样子是铁了心要跟红毛呆在一起。
红毛也别无他法,万物有灵,他也不能勉强了人家。
只好每天拉扯着狐狸砍柴、做饭、洗衣、打鱼。
说来也怪,这只狐狸颇有灵气,红毛说的话他仿佛都能听懂,做事时也会来帮忙,红毛砍柴它猎兔,红毛捕鱼它收网,渐渐地,红毛也就把它当成了朋友,什么话都要同它说说。
“村头那个小芳挺漂亮啊。”
狐狸扭过头,仿佛受到惊吓一般,竖着起耳朵瞪他。
“那小腰多细,摸起来手感一定不错。”
狐狸嫌弃地扭过头。
“我打算下个月去她家上门提亲,你看如何?”
狐狸“嗖”地站起来,一爪子拍在红毛脸上。
“我说小芳怎么了!”红毛愤怒。
狐狸二话不说,又是一爪子。
啪。
红毛继续大叫,“我说小芳关你何事!“
啪。
啪。
啪。
红毛总算明白了,不能在狐狸面前提小芳。一提狐狸就炸毛。
红毛想不明白。
难不成……狐狸也喜欢小芳?!

2

竹外桃花三两枝,
春江水暖鸭先知。
蒌蒿满地竹芽短,
正是河豚欲上时。

红毛依稀记得,当自己爹妈还在,还可以供他念书的时候,先生教过这一篇。自己一开始没记熟,交早课的时候还被先生打了掌心。
如今,早已物是人非。
红毛躺在船板上,听着身下传来潺潺的水声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半梦半醒间,似乎感到有什么湿润的东西在舔着自己的脸。
还有发丝般的物事拂过他脸上,梦里都能觉得丝丝的痒。
“别闹…………”红毛嘟哝着翻了个身。
似乎有人把他板正,抬起腿压在他身上。似乎有人在摩挲着他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。
有人在啃咬他的嘴唇,温柔的舔舐,让他无法抗拒。
如果这是个梦,红毛希望可以不要醒来。
因为醒来之后,就又会发现自己是一个人了。

3

红毛用卖鱼换来的五文钱,给狐狸买了个据说是黑玉的石链。
“本来想买绿玛瑙的,但我觉得黑色更衬你。别动别动让我看看……”
“真好看!”红毛兴奋地抱起狐狸,在它鼻尖上亲了一大口。
狐狸愣住了,呆呆地看着他。
眼睛里闪着红毛看不懂的光。
红毛抱着狐狸笑了起来,“太喜欢了?喜欢的话我攒够钱了再给你买…………好了好了劳资要去做饭了……”
狐狸看着红毛的背影,一双桃花眼里晦暗不明。
“呜~”的一声,狐狸把头一下子埋进尾巴里。
红毛亲它了。
亲它了。
亲它了。
呜………


4

眼看着还有两天就到上门提亲的日子了。
入夜。
红毛在里屋兴奋地收拾着自己,“裤子是长一点还是短一点好呢,啊……这件袖子太长了不太正式……衣服……是红底蓝花还是红底黄花还是不要花呢………好难!!狐狸快来看看哪件好?”
………………
“狐狸?狐狸?!”
红毛心里狂跳不止。
他猛的回头。
身后空空如也。
狐狸………不见了。
提着灯笼去屋外找了好久,喊得嗓子都哑了,还是没有狐狸。
红毛希望这只是个玩笑,趁他不注意的时候,狐狸也许会从哪个地方跳出开吓他一跳。然后他们再大笑着,向往常一样滚在一起。
但冷清的屋子无情地宣告。
狐狸……走了。
怎么可能转身就走?
怎么可能不辞而别?
忘了……它就是只畜生,自己居然愚蠢地,对他产生了感情。
还想给它说,等以后成家了,他还要和它在一起。
还要每天给它做好吃的。
还要和它一起去打鱼。
罢了……自己一开始便是一个人。
到头来,也还是一个人。
哪会有什么多余的期望呢?
一个人生活,他才最习惯。
只是夜晚入睡时,一个人的床,有些冷。

5

明天就要上门提亲了。
红毛抱着衣服,呆呆地坐在床上。
突然不那么想提亲了。
小芳已经在脑海里模糊了起来,取而代之的,是那张狐狸的脸。
明明是只畜生,但和它在一起时,自己才最快乐。
但现在,它也走了。
红毛叹了口气,放下衣服,起身出门。
他要去走走,让这夜晚的山风,排解排解自己。
等再回来时,已经很晚了。
月上中天,万籁俱寂。
红毛推开房门,进到里屋,还没点灯,就被人一把拖到床上。
“呜!!!”红毛想叫,却被那人一把捂住了嘴巴,还被那人用另一只手紧紧抱住,无法动弹。
借着月光,红毛看清了,那是个很美的……男人。
白衣胜雪,黑发如墨。此时一双桃花眼正恶狠狠地瞪着他,胸前大片莹白肌肤裸露,上面赫然挂着的,正是那块黑玉。
一黑一白,刺得红毛眼睛发疼。
他也不挣扎了,一把揪住那块玉,颤声问,“哪来的?”
那人只定定地看着他,不说话。
红毛几乎要落下泪来,“我问你,哪来的!”
那人看着红毛满含怒火的眼睛,忽然嘴角一撇,原先所有的气势一下子化为乌有,委委屈屈地开口,“你不是不要我了吗……”
“你不是,要给小芳…提亲吗?“
“我走都走了,干嘛还要回来!结果看到你不在,我还以为………我还以为…………”
红毛颤抖着开口,“狐狐狐狐狐狸?”
男人抬起头来,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忽然抓住红毛的手,气势汹汹地来了一句,“我不准你去提亲!不准!!”
这下轮到红毛呆住了。
男人更加凶恶,“不准!不准!不准!你要是敢去提亲,劳资就把小芳家养的鸡全抓来吃了!”
“听到没有!!”
红毛呆愣愣的点头。
男人满意地咬了红毛一口,嗯,在嘴上。

6

狐狸回来了。
但用一种红毛怎么想也想不到的方式。
他不信佛神,不悟道法,对于精怪,自然也迅速接受。
毕竟是只貌美如花,器大活好的…狐狸。
狐狸不高兴,冷着脸道,“我有名字。”
红毛趴在他怀里,舒舒服服地说,“知道。贺天。”
贺天很满意,亲了红毛一口,问,“我的腰细吗?”
“细。”不仅细,还好用。
“和村头小芳比呢?”
“……小芳是谁?………”
贺天极为满意,抱起红毛就往里屋走,“娘子……为夫欢喜你。”
红毛挣扎着下地,“欢喜也没用!劳资拒不奉陪!你那是人的尺寸吗?滚开!”
贺天皱起眉头,“嗯?你再说一遍?”
红毛:“狐狸…………”
贺天顿时没了脾气。巴巴的跑过来,把红毛圈在怀里。
“红毛,你是我的。”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世事无常,我们谁也无从知晓,到底谁是谁的归人,谁是谁的过客。我们能做的,唯有以心为网,以爱为牢。
爱是盛情难却,覆水难收。

F.i.n.

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是《先撩为敬》的第一个番外,写得很爽。其实本来想把它当成七夕番外的,但我一想:身为单身狗七夕被虐也就算了,干嘛还要写番外给他们看,让他们更开心,更高兴?!我是不是傻是不是傻是不是傻啊!!所以,番外今天上,明天我要看别的太太写的番外来抚慰我受伤的心。
呵护单身狗,人人有责。
爱护小动物,请从你我做起。



评论(12)

热度(137)